• 您現在的位置是:網站首頁 > 經營范圍 > 東北煎餅
    東北煎餅
    煎餅 
      煎餅(A pancake)是我國北方漢族傳統主食之一,相傳發源于今山東臨沂沂蒙地區,現盛行于魯南、魯中、魯西及蘇北一帶,是山東內陸地區民間傳統家常主食,也是久負盛名的山東地方土特食品。
      煎餅是用發酵后的面粉調成糊狀的雜面攤烙成圓形而成,舊時多由粗糧制作,現多用細面制作。烙成餅后水分少較干燥,形態似牛皮,可厚可薄,方便疊層,口感筋道,食后耐饑餓。食用煎餅需要較長時間的咀嚼,因而可生津健胃,促進食欲,促進面部神經運動,有益于保持視覺、聽覺和嗅覺神經的健康,延緩衰老,實為絕佳保健食品。煎餅還衍生出了菜煎餅、煎餅果子等著名小吃風靡全國。
      煎餅歷史悠久,起源甚早,由餅鏊的產生可以追溯煎餅起源距今已有5000多年的歷史。[1]  晉代《述征記》、唐代《唐六典》、明代《酌中志》以及說清代《煎餅賦》等古籍均有對煎餅的記載。
      煎餅從原料上看,有小麥煎餅、玉米煎餅、米面煎餅、豆面煎餅、高梁面煎餅,還有地瓜面煎餅。從地域上劃分主要分為沂蒙煎餅、臨沂煎餅、泰山煎餅等。
    歷史
      現代煎餅制作方法的創制年代難以考證,但“煎餅”一詞的使用可以追溯到很早以前。
      東晉王嘉《拾遺記》:“江東俗稱,正月二十日為天穿日,以紅絲縷系煎餅置屋頂,謂之補天漏。相傳女媧以是日補天地也。”
      南梁宗懔《荊楚歲時記》:“北人此日食煎餅,于庭中作之,支薰火,未知所出。”文中的“此日”指正月七日人日這一天。
      唐代牛僧孺《玄怪錄》:“既同詣其家,二吏不肯上階,全素入告,其家方食煎餅,全素至燈前拱曰:‘阿姨萬福!’”
      五代王定?!短妻浴罚?ldquo;段維……而乃性嗜煎餅,嘗為文會,每個煎餅才熟,而維一韻賦成。”
      宋代李昉等著《太平廣記·詼諧三·石動筒》轉引隋代侯白《啟顏錄》,記述了北朝齊高祖大宴群臣時出了一個謎底是煎餅的謎語。
      宋代李觀有詩句:“蝸后沒后幾多年,夏伏冬愆任自然。只有人間閑婦女,一枚煎餅補天穿”。
      宋代龐元英《文昌雜錄》載有:“唐歲時節物,元日則有屠蘇酒、五辛盤、校牙餳,人日則有煎餅,上元則有絲籠,……”
      宋代呂原明《歲時雜記》載有:“人日前一日掃聚糞帚,人未行時,以煎餅七枚覆其上,棄之通衢,以送窮。”
      元代脫脫等著《遼史·禮志六·嘉儀下》載有:“人日,凡正月之日,一雞、二狗、三豕、四羊、五馬、六牛,七日為人。其占,晴為祥,陰為災。俗煎餅食于庭中,謂之‘薰天’。”
      這些記載多與人日、天穿節、二月二、送窮等風俗有關。這些記載沒有關于煎餅制作的說明,因此那時的“煎餅”是否和現代的“煎餅”指稱同一個事物,是可以懷疑的。
      元代王楨《王禎農書·谷譜二》:“(蕎麥)治去皮殼,磨而為面,攤作煎餅,配蒜而食。”
      薄如紙
      明代劉若愚《酌中志》:“二月初二日,各家用黍面棗糕,以油煎之,或白面和稀攤為煎餅,名曰熏蟲。”
      明代沈榜的《宛署雜記》:“用面攤煎餅,熏床炕令百蟲不生。”
      從這些記載已經可以看到此時制作煎餅的作糊和攤制過程了。
      1967年泰安市省莊鎮東羊樓村發現了一份明代萬歷年間“分家契約”,其中載有“鏊子一盤,煎餅二十三斤”。由于“鏊子”的出現,我們可以確知,最遲在明代萬歷年間,現代煎餅的制作方法就已經存在,那時的“煎餅”和現代的“煎餅”指稱的是同一個事物。
      清代蒲松齡《煎餅賦》:“溲含米豆,磨如膠餳,扒須兩歧之勢,鏊為鼎足之形,掬瓦盆之一勺,經火烙而滂,乃急手而左旋,如磨上之蟻行,黃白忽變,斯須而成,‘卒律葛答’,乘此熱鐺,一翻手而覆手,作十百于俄頃,圓于望月,大如銅錚,薄似剡溪之紙,色如黃鶴之翎,此煎餅之定制也。”
      這段記載將煎餅的詳細制作過程寫出,與現代制作方法一致。
    扒开了她的肥唇